新闻传媒网 > 军事 >

特战队员0.94秒射5发子弹 散布间隔“只有鸡蛋大
2020-05-02 16:00来源:

训练中的田添鸿。雷辙/摄

“砰砰砰……”23岁的特战副小队长田添鸿连扣扳机,5发子弹打到25米外的钢板靶上,传来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声控计时器定格在0.94秒。

这是武警海南总队步枪快反射击训练的最快纪录。纪录创造者田添鸿入伍不到5年,被战友们称为快枪手,两发弹之间的散布间隔“只有鸡蛋大小”。

快反射击是武警部队实战化射击技术的最新成果,其理念为“绝对快,相对准”,关键要领是不经瞄准、抬枪就打。去年年初,当武警战士进行快反射击的视频出现在网上时,酣畅淋漓的视觉效果立即吸引了大量网友关注,“酷炫”“太帅了”之类的赞叹几乎占领了评论区。

初次接触快反射击时,田添鸿同样感觉“惊艳”。但他知道,这种新的射击方法并不是为了视觉上的震撼,而是有其实战价值。

“先敌开火,对方的本能反应肯定是躲,这样才能抓住制胜先机。”田添鸿说,如果一味追求精度则可能被对方火力压制,而且“在战场上目标也不可能一直不动让你瞄着打”。

虽然现在运用自如,但刚开始接触快反射击时,田添鸿一度觉得不可思议:“不经瞄准,枪怎么可能打那么快、那么准呢?”领略了快反射击的魅力后,他和战友们立志要掌握其中要领。

然而,最初他们只有两段视频作为参考,剩下的都要靠自己摸索。所有试训队员都明白,他们要探索的是一条和精度射击截然不同的道路。

根据规定,快反射击共分为本能反应射击、记忆指向射击、奔袭抵进射击和持枪搜索射击4个课目,每个课目都要求射手分别使用步枪和手枪进行射击。田添鸿觉得,用手枪进行快反射击尤为困难。

要掌握手枪速射技巧,首先要解决射速和控枪之间的矛盾。“如果射速快,枪口跳动幅度大,命中率就会降低;如果等枪口回位再击发,速度又很慢。”田添鸿认为,他们要做的就是找到“快”和“稳”的平衡点。

控枪,即控制枪口的跳动和枪支的后坐力,确保击发时枪口始终对准目标。为了做到这一点,特战队员们要用尽全力保持手枪稳定。

“简单来说,就是大力抱枪。”田添鸿解释说,“这种力量大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你的左手握在右手上,会把右手中指和无名指的指背搓掉一层皮,一碰热辣辣的。”

特战队员手上的伤疤见证了他们训练的艰辛。田添鸿的右手虎口和掌心长满了老茧,是握枪把时一点点磨出来的,右手中指有些变形,是左手内旋下压的力量扒出来的。“当时大家都抱着一种信念,看是枪先练坏,还是把人先练坏。”他开玩笑说。

掌握了控枪技巧,队员们下一个要突破的难点是“快”。

为了提高出枪速度,当射手从腰间的枪套拔出手枪滑至胸前时,左手要迅速向后拉套筒上膛,然后顺势握住枪把进入击发状态。

一个看似简单的出枪动作,田添鸿每天要练习成百上千次,最终将拔枪到击发的时间逐渐压缩为0.6秒。

前期训练时,由于速度不够快,他的左手拇指经常会被手枪抛弹口“咬”掉一块肉,钻心地疼。如今,他会用轻松的口吻谈论这个血淋淋的过程:今天被“咬”一次,明天同一位置又被“咬”一次,什么时候不受伤了,功夫也就练成了。

为了提高射击速度,田添鸿甚至到了锱铢必较的程度。经过多年学习,他对枪支的构造和发射原理早已烂熟于胸。扣动扳机时,他摸索找到了击发后扳机尚未完全复位但又可以进行下一次射击的点,从而进一步缩短射击间隔,达到了手枪0.16秒、步枪0.12秒的武器单发射速。

快反射击的“快”还体现在省略了瞄准环节,抬枪就打。这也是让很多队员感到难以理解的地方。以往精度射击时,他们的习惯是通过手枪上的准星缺口瞄准目标,现在跳过了这个步骤,如何实现精准命中?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田添鸿发现了其中的秘密。“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确保击发时枪口平正,正好处于之前瞄准后所在的位置。”在他看来,要做到抬枪就打,就要让这种正确的出枪动作成为身体的一种本能。

“就像你看到一个东西,用手去指,不需要瞄准就能指对位置。”他解释说,快反射击就是要用指向代替瞄准,“枪就是手的延伸,眼睛看到哪里,出枪就指到哪里。”

然而,要达到这种“人枪合一”的境界并非易事。快反射击是一个在动态中寻求最佳平衡点的过程,手腕下压角度、手肘弯曲程度、双手握枪力度甚至虎口接触方式这些细微的变化都会在速射时被无限放大。队员们只有通过成千上万次的训练,才能确保射击状态的稳定性。

“通往极致的道路上没有捷径,唯有练习、练习、再练习。”田添鸿说,试训的那段日子,他们的生活就是不断地重复:练击发,每天扣扳机5000次以上;练据枪,直到手握不住枪自然掉落;练控枪,手上缠着的纱布时常被鲜血浸透……

“试训期间,每天训练长达17个小时,晚上他还要写心得、看视频,非常辛苦。”中队长陆刚刚记得,除了吃饭和睡觉,田添鸿几乎把所有时间都放在了快反射击训练上。

28岁的特战副小队长魏威觉得,田添鸿具有一定的射击天赋,但更多时候是“吃苦大于天赋”。那段时间,田添鸿听到声控计时器的滴答声就会下意识掏枪,看到明显标记就想出枪,没有枪的时候也会用双手比划两下,“像着魔了一样。”

终于,检验的时刻来临了。2019年1月,武警部队快反射击检验性对抗在北京某训练基地内悄然打响,田添鸿和14名队员代表武警海南总队出战。在前3项课目的比拼中,他们的成绩与对手平分秋色。鹿死谁手,关键就在最后一项人机对抗。

人机对抗课目考查的是队员对快反射击技能的综合运用。竞赛场地设置在一条长满枯草和树木的山沟中,靶标随机隐藏在植被后,有起倒靶、移动靶,还有从树梢上突然滑下的钢板靶。伴随着烟雾、枪声、炸点,每个靶标的显靶时间不足两秒,若未命中就会被判阵亡。

田添鸿带领4名战友进入山沟,在布设有10个靶标的初级作战区,他迅速出击,连续打掉9个目标,为战友们的后续行动赢得主动。最终,5人小队连闯初、中、高三级作战区,以命中17个目标的总成绩奠定胜局。

经此一役,田添鸿又多了一个新的身份——武警海南总队快反射击训练教练员,在全总队巡回进行教学。对于这个新的角色,他有自己的理解:“自己会不算什么,教会别人才算真正领悟到快反射击的真谛。”

“每到一个地方,副小队长都会自己先示范打一遍,行不行用成绩说话。”下士郭振超说,田添鸿是战友们心目中的传奇人物,有一次他演示完快反射击课目后,围观的200多名官兵目瞪口呆,愣了几秒才纷纷惊呼起来。

为了让大家都能听懂,田添鸿讲课力求简洁生动。他总结的“控重心、快出枪、定中心、精指向、稳复位”15字训练要诀在全总队推广。讲到控枪时,有战士问他用多大的力气握枪合适,他拿大家都做过的单杠一练习对比说,要拿出做引体向上时双手紧握单杠拉起身体的力道。

有标杆人物倾囊相授,特战队员的快反射击技能很快有了明显提升。一名零基础的特战队员听了田添鸿的课后,用手枪进行本能反应射击10发10中,用时不到4秒,弹着点散布“只有拳头那么大”。

除了教学,田添鸿还喜欢琢磨如何将快反射击更好地应用于实战。试训期间,他发现队员们虽然都能上靶,但弹道分布普遍较散。实战中的毫厘误差都有可能影响战斗走势,如何缩小弹着点成了摆在所有人面前的一道难题。

一次训练,他看到钢板靶上有个明显的弹痕,便刻意将注意力放在这个位置进行射击,多次尝试后发现随着目标变小,弹道散布也会更加集中。

随后,他在A4纸画上硬币大小的黑色区域进行出枪瞄准定型训练,之后再对靶标射击时,弹道分布明显缩小。随着“定硬币”训练法推广,困扰已久的难题迎刃而解。

近期,田添鸿思考最多的就是如何将快反射击从训练场上的单兵技能进阶为实战中的撒手锏。他结合国内外实战案例,反复在丛林、城市、街区等不同战术背景下进行对抗演练。

若是在敌我交错的紧急情况下,需要特战队员协同配合才能实现一击毙敌。为此,田添鸿积极探索“绝对快、相对准”向“绝对快、绝对准”突破的可行性。

不久前,田添鸿参加了一场实战化综合演练。当“暴恐分子”挟持“人质”对峙时,田添鸿没有丝毫迟疑,抬枪速射,在靶标头部和胸部核心区域留下了密集的弹孔。

他的自信来源于成千上万次的重复练习。“正确的动作重复成千上万次,它将会成为你的本能。”田添鸿说,“这种本能就是指向胜利的本能,在未来战场上战无不胜的本能。”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新闻传媒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