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传媒网 > 访谈 >

卖出1.1亿元 直播剃须的罗永浩也许不辛酸_信息
2020-04-07 16:00来源:

导语:直播3小时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人,音浪打赏收入3632.7万;粉丝数从开播前506.4万,涨到733.4万。这是罗永浩首场电商直播的成绩,创下抖音直播带货的新纪录。

“怎么一个火箭都没有,刚才有人刷火箭吗?

出什么事了吗?为什么没人刷火箭?

哦,火箭有点贵是吗?”

老罗上场,先要火箭。4月1日晚上八点,罗永浩直播带货首秀在抖音开播,期间现身直播间与罗永浩一起直播的,还有前锤子科技产品副总裁朱萧木、小米中国区总裁卢伟冰、搜狗CEO王小川等。

第一次直播卖货的老罗显然还不太熟练,尽管出错连连,还被团队罚了几个“火箭”,甚至把极米投影仪说成了坚果投影仪,但从销量来看,老罗的这场直播秀还算成功。

此一战,开启了抖音直播带货新篇章,也开启了老罗的新事业。一边吃着卖品一边吆喝,还在直播间刮起胡子的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偏执狂、理想主义者,他说着“听导演的,我们只是艺人”说着“以前吵架是被逼的”,开启了纯粹的赚钱(卖艺)生涯。

突围“三国杀”,老罗做主播合格吗?

直播3小时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人,音浪打赏收入3632.7万;粉丝数从开播前506.4万,涨到733.4万。这是罗永浩首场电商直播的成绩,创下抖音直播带货的新纪录。

老罗赚了多少钱?从网络上流传的一份罗永浩直播收益数据表来看,这一场直播,罗永浩至少收入2830万。其中,坑位费60-100万/家,佣金比例3%-20%不等,打赏收入50万。

图片来自网络图片来自网络

这个标准,已经与李佳琦、薇娅的报价不相上下。作为一个直播新人,老罗首战告捷。

不过,愚人节这晚这可能是中国电商直播史上疯狂的一夜,除了罗永浩,薇娅、快手辛巴徒弟齐上阵,上演电商直播“三国杀”,比拼谁才是真正的卖货王。

相比较罗老师1.1亿元的成绩,辛巴徒弟昨晚战报4.8亿元营业额;另一边,直播带货女王薇娅也在淘宝开启直播,更打出卖火箭的噱头,售价4000万,直播间观看人数为705万,远超罗永浩的228万。网友表示:“搅局”成功。

搅局的还有各个电商渠道。当晚,在罗永浩直播间公布货品售价后,多个平台打出了比其直播间更低的促销价格。

而从卖货技巧来看,罗永浩似乎还不是一个合格的主播。

在大家看来,老罗除了生疏的直播技巧,甚至连产品属性都不够了解,期间一度将极米投影仪叫成友商品牌、在推销搜狗录音笔时提醒大家去百度谷歌搜索……也因此引发了朋友圈刷屏讨论。

老罗首战可谓坎坎坷坷。相比较前期赚足了噱头,这次“大秀”算不上惊艳,甚至有些无聊。

不过,也有很多人感叹:48岁的开始卖小米的老罗,像极了为生活所迫做微商的你。

而妥协的老罗,已经逐渐接受主播这个身份,面对粉丝的看相声诉求,他在直播间很诚恳的回应:说是来听相声的都可以出去了,我们今天是来卖货的。

在见到卢伟冰时,他还开起了玩笑:最近老吵架?我离开手机圈后都不怎么吵架了,那个圈子总逼着人吵架。

品牌:不指望老罗卖货,但营销是真的

4月1日这场直播,罗永浩一共推了22个品牌。据了解,罗永浩直播卖货的候选品牌竞争很激烈,入选比例在100:1,可谓火爆。

不过,不同于其他这场直播卖货,在老罗的这场秀中,品牌方似乎更看重能在罗永浩首播中亮相的机会,销量并不是核心诉求。

为了解此次合作的核心诉求,新浪科技采访了小米、网易严选、联想、搜狗这几个此次与老罗合作的主要品牌:

“我们的核心诉求是通过与老罗的合作增强品牌曝光,为严选四周年庆411活动造势,增强关注度。”——网易严选。

相比于带货量,这次合作带来的品牌曝光是网易严选更关注的,严选表示,单纯通过老罗或者其他主播单次带货总量,其实只是占其整体销量很小的一环。

“与罗永浩合作这是一次有益的探索和尝试。我们最在意的是,这次由老罗带货的产品能不能得到用户认可,是不是受到用户的欢迎。我们最期待的是用户的反馈。”——联想。

“我们也想尝试与顶级流量合作的效果。听说也有友商在争取,但是最终还是选择小米10。”——小米。

小米还透露,合作的契机是源于一次偶然的交流中,聊到罗永浩老师准备做电商直播,双方一拍即合,“我们也很支持罗老师再创业,同时也很相信他的影响力。”

此外,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搜狗CEO王小川表示,硬件产品折扣不会特别多,“我更愿意给他的粉丝发红包,愿意把科技的东西带给大家,并不是在折扣上有更多去谈。从我们定调上,不认为把这样一个极致科技产品走低价。

王小川同时还提到,用户的习惯已经被改变了,直播带货已经成为重大的销售和宣讲的阵地,所以老罗是继续推火了这件事情。

王小川强调,直播带货只是搜狗销售产品的一个渠道之一,老罗可以能帮助产品面向大众宣传破冰,但他并不认为这会变成资源倾斜的部分,搜狗的资源更多放在产品研发上,包括对硬件的追求和AI能力的追求,营销会匹配产品。

“我觉得这是成功的一次合作,这本来就是一次营销,我们的产品现在市面上已经在专业领域卖得很好了,这次有200万人的在线观看,这种传播已经达到我们的目的了。”王小川表示。

很显然,为了占坑老罗首场直播位,各大品牌争先抢后来勾搭。不过,在收获营销成果后,能否持续合作,各大品牌也并未给出确定的答案。

此前,网红电商MCN如涵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也指出,直播已经成为未来企业的营销标配,能有所区别的事情就是在于,品牌到底是用营销的思想还是用流量的思想来看待红人直播这件事。

从品牌方面来看,如果首场直播秀的核心合作需求是曝光量,则与老罗合作直播带货并非刚需,后面合作的频次、可持续性未必会有保障。如果品牌是看中罗永浩能带来的销量,则能转化为罗永浩可持续合作的客户。

另外,如果头部网红议价能力持续增长,对品牌来说,电商直播不能带来效率上的改善,带货渠道费高于原有商业模式下渠道费,则不会过多选择与头部主播合作。

目前来看,李佳琦、薇娅、辛巴更多是真枪实弹的带货,而罗永浩这个不专业主播,还需要经历时间的历练,如果最终回到带货本质上去,才会有客户持续投入,用户持续买单。

什么时候品牌真正指望罗永浩带货走销量了,他的直播带货事业才真的能成。

电商直播“硝烟弥漫”,价格战会搅乱行业吗?

老罗的一大步,可能也是直播行业一小步。

过去两个月里,受疫情影响,电商直播成了最受欢迎的卖货模式,书店、专柜、商超、火锅店……各路线下经济,此时纷纷借力线上直播,此时的电商直播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点亮了大家的生活,也温暖了一些行业。就在老罗宣布进军直播带货后,斗鱼也开启了自己的电商直播功能,而小红书、拼多多也纷纷力推此前上线或者内测的电商直播板块。拼多多近日更是向所有用户开放直播权限、定向邀约MCN机构、最大限度的平台流量倾斜......几乎完全砍掉了直播带货的门槛。

热闹非凡的电商直播行业要再次站上风口了吗?

或许,泡沫也在悄悄滋生。

  3月3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在京发布的《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显示,一些主播带货时存在夸大宣传、引导消费者绕开平台私下交易等现象,部分消费者遭遇假冒伪劣商品、售后服务难保障情况,卖家与平台之间、直播平台与电商交易平台之间的关系复杂,导致消费者的知情权、公平交易权和合理维权诉求大打折扣。

这份报告正发布于直播带货“大战”前夕,意味明显,给平台和带货主播敲响了一记警钟。

而就在老罗直播首秀期间,还有网友扒出,罗永浩售卖的信良记小龙虾、欧莱雅、钟薛高、每日黑巧都曾因虚假广告、虚假宣传受到过处罚。

虽然罗永浩在直播中表示,由于供应链团队还不健全,早期只跟知名品牌合作,尽量保证不出现有问题的产品,万一出问题,也会优先确保消费者权益。但监管问题,仍会是整个行业都会面临的挑战。

此外,随着老罗的带动,直播电商行业也会迎来新一轮的价格竞争。目前从各大电商平台来看,已经在价格上暗自较量了。未来,如果引发新一轮的价格战,对行业、平台和主播又将是一场考验。

电商直播是泡沫吗?或许需要时间来验证,但可以肯定的是,直播带货是时候需要进入冷静期了。

如今,借着直播带货的东风,曾经被认为欠债、落败的老罗一时成了各大品牌追捧的当红炸子鸡。但要回答老罗转型直播带货能不能成?一场直播秀显然无法成为答案。

老罗的直播带货首场,可能大家是奔着热闹和话题来的,但是到后面,用户的需求还是会回到直播带货本质了,即折扣本身,而非主播IP。

老罗,能做到吗?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新闻传媒网 版权所有